當前位置:首頁
>>聚焦鎮海>>今日鎮海

記余昂的27年“焊接史”: 弧光相伴,他用焊槍鑄匠心

發布日期:2019-05-17信息來源:今日鎮海

背景顏色:

圖為余昂工作照。

近年來,我區涌現一大批港城工匠、工人先鋒號團隊,他們活躍在鎮海生產一線,助推“鎮海制造”實現由“重量”到“重質”的突圍。焊工余昂便是其中之一。

在余昂工作的焊工車間,記者看到鋼制臥式容器和立式塔類容器,罐體兩頭多有狹小接管口,余昂和同事們就在這些接管口間爬進爬出。如果是罐體內部焊接,他們就只能蜷縮或窩蹲作業。空間狹窄,焊接溫度最高時能達50℃,罐體就會變成一個“火爐”。這些大小不一、形狀各異的“火爐”,陪伴了余昂27年,也填滿了他的精神世界。

初心:為了減少返工率

寧波遠成設備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制造壓力容器的公司,主要承接鎮海煉化、安泰科技、寧波中金等公司的罐體業務。今年46歲的余昂現任公司質檢部副經理,而今年也是他在焊工崗位的第27年,余昂2008年進入公司,就擔任了焊工班班長。“對于壓力容器行業,材料和焊接是最重要的兩部分,而焊接更是重中之重,只要焊接這關掌握了,接下來的工作就會比較順利。”公司黨支部書記郁海明說。

而余昂就是焊接班的主心骨,因為有他在,公司不僅減少了返工率,還得到了業內一致好評,獲得了更多訂單。他不僅把一身焊接絕活練得精益求精,還在創新研究方面取得矚目成績。

2015年,余昂承接了中石化一個氮氧化物燃燒器國產化項目。為了提高使用壽命,項目容器大部分采用耐高溫、耐磨的特殊材料,焊接變形可能性大幅提高,這給余昂的工作帶來了不小的挑戰。經過三個月的反復試驗,余昂帶領的團隊終于取得突破,圓滿完成任務。

榮譽:這身電焊服令他驕傲

“老余是真的愛這行,只要是關于焊接工藝的任何話題,都能引起他的興趣。”說起余昂的手藝,郁海明只有一個字——服。

那么余昂的水平到底有多高呢?他只要觀察容器的焊接部位,就能判斷焊接時所用的電壓和電流,只要聽聽電焊時發出的聲響,就知道焊接的電壓和電流是否匹配。而秘訣就在這27年里,余昂的雙臂上散落著蠶豆大小的傷疤,“這樣的傷,我們都有。”手臂,臉上、身上,都有鐵水留下的燙疤,有的地方傷疤成片。這些,都是工作中,焊花飛濺,燙穿衣袖留下的,有些地方甚至被反復燙傷。

回報與付出是成正比的。從1999年被授予中國石化第三建設公司“杰出青年崗位能手”稱號開始,各種榮譽便紛至沓來:“市級優秀青年崗位能手”、中石化集團總公司“技術能手”、寧波市“首席工人”“港城工匠”……哪份榮譽最令他驕傲呢?余昂指指身上那身電焊服,“穿著這身最踏實,也最驕傲”。

目標:滿意的作品一件沒有

在跟了余昂多年的徒弟白毅眼里,師父就是太拼了,“只要是焊接的活,沖在最前面的永遠都是他。”對徒弟,余昂要求很嚴格——只要能做到100分,99分在他眼里都是不合格。對自己,他要求更嚴格。從業這么多年,在他自己眼里,滿意的焊接作品,一件也沒有,“當時看著挺滿意的,等過兩年自己技術進步了,回頭一看,就覺得差勁了。”每件皆是如此。“對于焊接工作來說,一點小小的瑕疵都會影響整個項目,造成巨大的損失。”余昂說,一道焊接工序下來,所面臨的問題可能高達上百種,這就需要工人嚴格掌控精度。所以,他總是在努力做到更精準。入黨20多年,他也起到了傳幫帶的作用,余昂帶出的徒弟少說也有七八十個了,焊接技術都很高超。

1991年,余昂從當時的中石化第三公司技工學校焊工班畢業,正式踏入焊工這一行。在余昂的記憶里,當時舉國大興工業,“能成為一名工人,尤其是身處重要領域的焊接工人,為國家建設作貢獻,真是一件特別光榮的事情。”

1993年初,國家開始引進國外先進設備制造方法。中國石化集團第三建設公司響應號召,成立技術攻關小組,余昂就是小組成員之一。就是這個小組,琢磨出了采用二氧化碳氣體保護焊焊接大型球罐的方法,走在了當時大型球罐設備焊接技術的前列。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,余昂努力鉆研焊接技術,成功運用氣電立焊和橫位埋弧焊技術,參加焊接了單臺15萬立方米大型原油儲罐,這在當時還是全國首例。

這種光榮感,讓余昂埋頭于焊接研究,不斷創新技藝,完成了多項焊接工藝的應用開發;這種光榮感,讓余昂為石化行業培養了一批批優秀的焊接人才;這種光榮感,讓余昂心甘情愿蝸居“爐”內27年。


分享到:
0
彩票大奖排行